闻言,罗通翻了翻白眼,没好气道:“尚书大人觉得就凭他们两个能将如此多的军粮运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右武卫每个月的军粮可是有一万石之多,他们已经做了半年之久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刘政会悚然一惊。

    是啊,右武卫的军粮每个月都有一万石之多,半年就有六万石, 他们如何能将这六万石军粮运出去?

    如果头金吾卫插手其中,这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。

    站在远处的李峰与秦怀玉将这一切全部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没想到此次索要军粮竟然牵扯出了如此大的案子,倒卖军粮,还有金吾卫掺和其中,当真是令人意外。

    同时李峰对罗通的表现也赞许有加。

    这罗通表面上看是鲁莽之人,心思竟然如此之细腻,当真是不可小觑呀!

    然而站在李峰身后的秦怀玉却诧异的看着自己那个表弟, 仿佛从来都不认识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怀道呀,你这个表弟可不简单呢!”

    李峰对秦怀玉说道:“你觉得罗通是如何得知这一切的?”

    秦怀道皱眉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罗通仿佛变了个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李峰笑道:“好了,事情也快结束了,我们也该出场了。”

    场中。

    孟建寿已经瘫倒在地,双目喷火的看着罗通,嘶声道:“罗通,本官与你远日无怨,今日无仇,你为何要如此害我?”

    对于孟建寿的吼叫,罗通嗤之以鼻,冷冷道:“我罗通出身将门,一向视士兵为兄为弟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你所倒卖的军粮会导致多少士兵以及家属饿肚子?”

    “如此丧心病狂,刚才对你下手真是太轻了!”

    “来人,将孟建寿抓起来,移交刑部,严加审讯。”

    刘政会对手下护卫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众护卫答应一声便将孟建寿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突然,孟建寿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乃孟家直系子孙,左侍郎孟轲的堂弟,就算陛下也要给我孟家面子, 你们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闻言,刘政会冷哼一声,叱道:“你倒卖军粮,休说孟轲是户部左侍郎,就算是孟家也保不住你!”

    “带下去!”

    护卫押着孟建寿离开,隔的好远都能听到孟建寿癫狂的大叫声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,本将军来迟一步,还真是惭愧呢!”

    这时,李峰与秦怀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参见将军!”

    右武卫士兵在罗通尉迟宝林的带领下纷纷行礼。

    李峰微微颔首,赞许的看了看罗通。

    看到李峰,刘政会更是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,户部出了如此败类,老夫还真是惭愧呢!”

    刘政会老脸涨红,叹息道:“李将军放心,明日老夫就向陛下辞官,至于右武卫的六万石军粮,就算老夫砸锅卖铁也会给将士们补上的!”

    李峰没想到刘政会竟然如此之刚,居然想要辞官,并且自己补齐军粮, 真是令人赞叹。

    “尚书大人, 此事与你何干,何必辞官呢?”

    李峰可不想刘政辞官,有如此刚正不阿的户部尚书乃是大唐之福,也是天下黎民之福。

    刘政会苦笑一声,道:“户部在老夫的管辖之下,出了如此纰漏,老夫应当是首恶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唐国库本来就不富裕,六万石军粮可不是小数目,这对于目前大唐可是个不小的负担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李峰淡淡一笑,说道:“倒卖军粮的是孟建寿。”

    “孟家是千年世家,他们有钱有粮,区区六万石粮食对他们来说可是九牛一毛的事,何况还有金吾卫呢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刘政会原本浑浊的眼睛顿时一亮。

    是啊,这六万石粮食对于国库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,但是对于孟家根本就不值一晒。

    只不过金吾卫却有些难办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金吾卫一直没有被任命将军,一直都是裴律师在把控。

    那裴律师虽然仅仅是个都尉,对于刘政会根本就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另外一个身份却令他忌惮。

    渤海公主的驸马,那可是皇族,不是他这个尚书所能撼动的。

    李峰呵呵一笑,说道:“我的尚书大人,你可真是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这些做臣子的,只需将案件的始末尽数上报给陛下,至于那孟家与驸马的罪过就由陛下去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但不能辞官,还需将我们的计划进行下去。”

    听了李峰的话,刘政会顿时豁然开朗起来。

    他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?

    国库空虚一直都是刘政会的心病,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充盈国库的法子,他怎么能甘心放弃呢?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,刘政会顿时精神焕发起来,一扫之前的颓废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放心吧,老夫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那一百万两银子,老夫明日就派人给你送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李峰顿时一怔。

    一百万两,银子?

    不是只给七十万两吗?

    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一百万两?

    这刘政会是不是得了健忘症了?

    仿佛明白了李峰心中所想,刘政会说道:“李将军不光帮老夫想到了充盈国库的方法,如今更是帮老夫揪出了这么一个蛀虫,老夫再坚持就有些不厚道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”

    李峰笑道:“既然如此,尚书大人可否再给拨五十万两?”

    闻言,刘政会神色顿时一僵,紧接着便怒道:“你可别太过分啊!”

    “否则老夫还是给你看七十万两!”

    李峰幽怨:“尚书大人,如此做未免有些太不吼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典型的卸磨杀驴,不对,是念完经就打和尚,也不对,是吃饱了就骂厨子,都不对,反正就是说话不算数!”

    李峰话音刚落,场上便响起了哄堂大笑声。

    李峰的搞怪,成功的缓解场上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一场风波在众人的大笑声中落下了帷幕,秦怀道与尉迟宝林带着众士兵返回右武卫军营,至于罗通却被李峰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夜已深,长安的天气有些闷热。

    李峰与罗通一前一后走在大街上向着医馆走去。

    “罗通你是如何得知孟建寿联合金吾卫倒卖军粮的?”

    闻言,罗通“嘿嘿”一笑,说出了领李峰瞠目结舌的答案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